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669章 死翹翹
    經天王的提醒,余默的心懸了起來,決定速戰速決。

    八長老聽了,卻格外得意,一眼就識破了余默的心思,說:“你是想逃吧?”

    余默斷喝一聲:“逃?真是太可笑了,這是江安,是我的地盤兒,我倒要看看是誰逃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降龍伏虎掌接連攻出,拍的空氣陣陣悶響,如怒浪拍案,席卷向八長老。

    八長老舞動奪命刀,說:“你的法寶都不是我的對手,這區區武功又能翻起什么浪花兒。”

    確實如八長老所言,連血刃都奈何不了對方,降龍伏虎掌又怎么可能創造奇跡。

    奪命刀長驅直入,直向余默劈來。

    余默心念一動,手指在背后畫了起來。

    定身咒!

    八長老眼看就要逼近余默了,突然,他眉頭一挑,心生警兆,向后騰空倒翻出去。

    定身咒擦著八長老的身體飛過去,擊中了一棵樹木。

    登時,這棵樹木紋絲不動,夜風吹拂,連一片葉子也不動。

    八長老瞳孔一縮,直勾勾地盯著這一幕,恍然大悟:“符咒術!”

    余默神色凜然,八長老已識破了他的手段,而且,還躲避過去,若是再施展符咒術,根本不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他暗嘆口氣,八長老確實厲害,這下棘手了。

    天王心急如焚,卻幫不上忙,這一路狂逃令她消耗頗大,而且,她還受了傷,乃是強弩之末。

    “余默,我們分頭逃,他的目標是我,你可以躲過一劫。”天王靈機一動,決定舍身取義,不拖累余默。

    余默固執地搖頭:“他可不是你一個人的敵人,躲得過初一,躲不過十五,不如索性轟轟烈烈地戰一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天王絞盡腦汁,試圖再勸,實際上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余默猛地一擺手,制止了她,說:“你走吧,我留下牽制他,至少我們倆不用被一鍋燴。”

    天王眼神變幻不定,最終堅定下來,灼灼地說:“一鍋燴又如何?我已經逃了一路,不會再逃避。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余默詫異地看著天王,暗贊一聲,卻沒多言。

    八長老不屑地說:“不知死活,既然不逃,索性我就一次性解決,懶得以后處理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奪命刀長驅直入,又攻了上來。

    余默似乎無計可施了。

    天王面色變得蒼白,這下必敗無疑,沒有任何懸念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大仇未報。

    天王絕望了。

    余默卻沒絕望,敵人長驅直入,他看似難以抵擋。

    突然,一個小東西從余默衣袖中飛了出去,快如閃電。

    飛天蜈蚣!

    最后關頭,余默靈光一閃,決定動用飛天蜈蚣。

    八長老的反應也快,奪命刀橫胸一擋,封住了飛天蜈蚣的去路。

    飛天蜈蚣半途一個急剎車,硬生生地轉了一個彎兒,繞著奪命刀,落在了八長老握刀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八長老瞳孔一縮,終于看清楚了,面色微變,驚呼道:“飛天蜈蚣!”

    顯然,他認出來了,也知道這是劇毒之物。

    “用毒!”

    八長老一咬牙,屈指一彈,一股勁風打向飛天蜈蚣。

    飛天蜈蚣凜然不懼,一口就咬中了他的手臂,緊接著,飛天蜈蚣就被這股勁風掃中,落到了草叢中。

    余默心中一緊,也顧不得飛天蜈蚣,提劍就沖了上去。

    八長老一陣頭暈目眩,飛天蜈蚣的劇毒發作。

    “飛天蜈蚣之毒,果然非同凡響!”

    八長老咬了咬牙,眼中迸射出一道精光,道:“可你遇到的是我,這點毒就想殺我,也太小瞧我了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他的手指迅速地點中自己的胳膊,登時,無形的力量封住了經脈,令毒素沒辦法向心臟擴散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烏青起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奪命刀的刀光一閃,竟在他的手臂上劃開一條口子,黑血從傷口滴答滴答流出來。

    八長老咧嘴冷笑:“區區劇毒,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余默駭然失色,八長老竟然強行運功逼出了劇毒,這是首次遇到,可見八長老功力之強悍。

    他提劍攻到八長老面前時,奪命島已經飛了起來,迎頭痛擊,阻擊余默的攻擊。

    鐺鐺鐺!

    刀劍交鋒,八長老竟然將余默的攻擊給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余默暗嘆口氣,八長老真是打不死的小強,連中了毒都如此生猛,至少是分神境界。

    余默所料不差,八長老已是分神中期修為,與蓬萊島上的黑熊修為相當,比余默的聚頂后期高了兩個等級,他想勝過對方,幾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余默沒有放棄,見八長老傷口的鮮血漸漸變紅,這意味著劇毒已經被他逼出大部分。

    余默冷笑一聲,說:“你說區區劇毒,奈何不了你,那你嘗一下這個滋味兒。”

    余默催動毒經,手指朝八長老輕輕一點。

    八長老渾身一抖,眼睜睜地看著手臂重新變成烏黑色,殘留的一點劇毒竟然像是毒蛇一般,向他的心臟沖去。

    他的力量也根本沒辦法阻擋,眼睜睜地看著劇毒接近心臟。

    八長老聲嘶力竭地叫道:“你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余默松了口氣,毒經之下,任你是化神境界的修為,也根本沒辦法抵擋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讓劇毒發揮它應有的作用。”余默淡淡地說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辦到的?”

    余默笑而不語,八長老心頭一寒,知道自己低估了余默,這是一個致命的錯誤。

    “快停下!”

    八長老一邊運功,一遍聲嘶力竭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認為可能嗎?”余默冷笑問道。

    八長老不再言語,集中精力運功,然而,這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劇毒鉆進了他的心臟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他失聲慘叫起來,騰空而起,在半空中翻滾了一圈,重重地摔落在地上,口吐鮮血,半張臉都變成了烏黑色。

    他渾身抽搐,黑血從嘴角溢出來,他顫巍巍地指著余默,說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一句話沒說完,頭一歪,直接斃命。

    天王目瞪口呆,根本不敢相信這一幕。

    峰回路轉,局勢變化也太快了,令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而且,八長老就這樣死翹翹了。

    這還是追了自己一路的那個八長老嗎?天王看向余默的眼神,不由自主地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    </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bottem2">

    ←→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