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526章 第四朵蓮花瓣
    凌瑤在二人審視的目光下,仿佛剛才的一切被曝光了一般,心虛地說:“我先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說罷,奪路而逃似地離開了。

    余默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,做賊心虛,這不是不打自招嗎,反倒讓別人懷疑兩人剛才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葉千千眼睛一亮,心說果然如此,目光熾烈地盯著余默。

    不過,余默臉皮比城墻還厚,根本無所畏懼,神色淡然,仿佛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。

    葉千千見余默臉皮這么厚,唯有悻悻作罷,一跺腳也離開了。

    登時,家里清凈下來。

    “玥兒,我和你商量一件事。”余默面色一凜,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余玥好奇地看著余默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去父母失蹤的深山里去找他們。”余默咬著牙關,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余玥大吃一驚,這一切來的太突然,她下意識地抓住了余默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哥哥,那太危險了。”

    那座深山對余玥而言就像是一個禁地,不愿被提及,但余默竟然想一探究竟,她下意識地想拒絕。

    望著余玥擔憂的眼神,余默雙手捧著她的小手,語氣異樣堅定地說:“玥兒,你別擔心,我已經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人,我現在可厲害了,即便深山之中有猛獸,也肯定傷害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真的嗎?”余玥遲疑了一下,問道。

    余默堅定地回答:“當然!而且,你也想知道父母的消息吧,我一直相信他們一定還在人世,我一定要找到他們,一家團聚。”

    余玥目光盈盈地望著兄長的眼睛,抿了抿嘴唇,說:“我知道了,我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余默如釋重負地笑了起來,摸了摸余玥的頭發,說:“你就放寬心吧,等我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余玥莞爾一笑,眼睛一眨,俏皮地說道:“千千姐似乎對你和凌瑤姐姐的事很吃醋。”

    余默一陣苦笑,輕輕地敲了下她的頭,佯怒道:“這是大人的事,你這小丫頭別亂摻和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給你出謀劃策。”余玥順勢挽住了余默的手臂,說:“我要考察誰最合適做我的嫂子。”

    余默白眼一翻,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咖啡館,凌厲和蘭姨面色凝重,互相望著對方,凌厲沉聲道:“你也沒想到,余默竟然在蜀都攪動這么大一灘水,搞出如此大的動靜吧。”

    蘭姨幽幽地嘆息一聲,道:“確實沒想到,他只是去了一趟蜀都,竟然令蜀都風云變色。”

    “哼,這下相信我的判斷了吧?什么真正男子漢,這是惹禍精,不但是修行者的身份招惹狩獵聯盟,連其他家族也招惹,這是嫌自己的命太長嗎?我才不會將女兒托付給他。”凌厲憤憤不平地說。

    蘭姨苦笑道:“瑤瑤和余默正在熱戀之中,你有什么辦法拆散他們?你也看見了,林岳山都栽在了他的手中,你又能有什么辦法,軟的不行,硬的也行不通啊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凌厲一拳捶在桌子上,揉了揉太陽穴,當真是傷透了腦筋。

    他從來沒想過對付一個年輕人竟如此困難,連硬的都行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說余默到了什么修為?”蘭姨好奇地問道。

    凌厲神色微凜,他也很好奇這個問題,可從傳言來看,余默的修為真是高的離譜,越來越超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凌厲無奈地說:“無論如何,不能讓他們倆繼續發展下去,否則,我的女兒和一個惹禍精在一起,我這顆心始終懸在半空中。”

    蘭姨話鋒一轉,問道:“狩獵聯盟還沒動靜,他會來找余默的麻煩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凌厲猶豫起來,因為,他也確實說不準。

    “先等等看吧。”

    翌日,余默去學校向校長請假,校長根本沒有猶豫就答應下來,這次蜀都之行,他可是滿載而歸。

    光是見過喬老這個經歷就令他樂開了花兒,有了一個天大的吹噓資本。

    余默又單獨找到凌瑤向她訴說原委,但只是說回一趟老家,并沒有說要去深山之中。

    凌瑤依依不舍,卻也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葉千千也聽到了風聲,心中不禁有幾分失落,余默一旦離開,不知又有好多天見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她全然沒發現自己將越來越多的心思放在余默身上了,余默的一舉一動都牽絆著她的神經。

    走出學校,余默并沒有立刻離開江安,而是返回了家中,去深山之前必須有完全的準備。

    其中一點就是將煉化的劫力完全利用起來,盡可能地提升修為,以備不時之需。

    他的劫力完全盤踞在氣海之中,那三朵蓮花瓣格外耀眼,劫力流淌在蓮花瓣四周,散發著神秘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三花聚頂,乃是聚頂初期修為,那聚頂中期和聚頂后期是幾朵蓮花瓣呢?”余默琢磨道。

    “這有什么可琢磨的,一旦你幻化出六朵蓮花瓣,自然就到了聚頂中期,而聚頂后期則是九朵蓮花瓣。不過,我先給你打一個預防針,這后面的蓮花瓣可沒有先前那么容易修煉出來了。”天魔圣冒出來解釋道。

    余默恍然大悟,有天魔圣這個修煉百科全書就是好,許多疑難問題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“那我這次煉化的劫力能修煉出幾朵蓮花瓣呢?”余默蠢蠢欲動。

    “這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”天魔圣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試過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余默索性沉下心來,運轉劫神訣,劫力立刻流淌起來,先沿著經脈流淌周身,然后匯聚在氣海之中,沿著蓮花瓣流轉。

    緊接著,劫力逐漸在氣海之中匯聚,漸漸凝聚在一起,一朵蓮花瓣的樣子不知不覺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余默眼睛一亮,喜出望外,這煉化的劫力果然效果顯著,是不是又要六花聚頂了呢?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當第四朵蓮花瓣凝聚成型,劫力消耗大半,而余默頭頂出現了四朵蓮花瓣,散發著神秘的紫色光芒,熠熠生輝。

    余默決定一鼓作氣,迅速運轉劫神訣,劫力再次匯聚,不一會兒,第五朵蓮花瓣出漸漸凝聚。

    余默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沒想到如此順利。

    可當他還沒來得及高興,啪的一聲,蓮花瓣碎裂,煙消云散,不復存在了。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