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一卷 正文 第444章 天意
    祝節開車載著宋越,一邊前行,一邊偷偷地打量宋越,宋越安靜的像是一尊雕像,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祝節心中惴惴,一直試圖尋找話題打破沉默,然而,他最終失敗了。

    嘎!

    汽車停在了一棟小樓前,祝節松了口氣,連忙下車,正準備殷勤地替宋越開車門。

    然而,宋越自行走了下來,抬頭望著這棟小樓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立刻就被二樓的一個身影給吸引住了,瞳孔不由一縮,加快腳步,向小樓中走去。

    祝節茫然地看著他匆匆的背影,一頭霧水,他也抬頭望去,恰好看見乾道長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站在陽臺上。

    祝節苦笑著長嘆一口氣,悻悻地喃喃自語:“我這里都快成收容所了,盡收這些神神道道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乾道長原本是打算賴在游鋒家中,但因為游鋒與女兒同住,不方便一個陌生人住進來。

    他最終別無他法,還是只有將這個燙手山芋甩給了祝節,祝節根本沒有選擇的余地,于是將乾道長安排于此。

    祝節可不敢再將乾道長安排在自己的場子里了,不但手下那幫小弟被乾道長忽悠的團團轉,連夜場中的美女也被乾道長勾搭了不少。

    祝節一度懷疑乾道長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江湖騙子,但自從聽了游鋒的一席話后,他不得不將這份心思埋在了心底。

    乾道長看似吊兒郎當,但某些細節透露出他絕不是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,這是余默和游鋒達成的一致意見。

    祝節更不敢怠慢乾道長,只能將他安排在這棟安靜的小樓中。

    乾道長和宋越都不是泛泛之輩,何況宋越方才的反應十分反常,祝節根本猜不透宋越的舉動。

    “嘶,他們倆別打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動,被自己的想法給嚇了一跳,連忙追進去,深怕看見血濺五步的場景。

    他直奔向乾道長站立的陽臺,心臟幾乎跳出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他直勾勾地朝陽臺張望,忽然,他像是被施展了定身咒,定格在了原地,像是見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靠!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下意識地驚呼起來,卻惹宋越扭頭望來,面色不善,似乎頗為反感他這么大的反應。

    祝節嚇的急忙噤聲,捂住了嘴巴,戰戰兢兢地望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只見宋越畢恭畢敬地站在乾道長面前,像是一個謙虛的小學生,而乾道長仙風道骨,似乎還真有一點高手風范。

    祝節一步步地向兩人挪動步伐,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。

    乾道長看著祝節的反應,似乎頗為得意,驕傲地揚起了頭,說:“祝節,這下知道貧道的厲害了吧?”

    祝節悻悻地笑起來,口中苦澀。

    宋越眉頭一凜,問道:“乾道長,此人對你不敬嗎?我替你教訓他。”

    這番話令祝節心中一突,臉色立刻就跨了下來,比哭還難看,急忙擺手辯解道:“我對乾道長沒有不敬,誤會,這一切都是誤會。”

    宋越氣勢不減,一步步逼近祝節。

    祝節倉惶后退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恰在祝節無路可退時,乾道長開口了。

    宋越急剎車般地停下來,目光炯炯地盯著祝節,祝節心頭狂跳,單手捂住胸口,求助似地望著乾道長。

    乾道長高深莫測地笑道:“宋越,他沒有對我不敬,別嚇唬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宋越恭敬地點頭,轉身又回到乾道長身邊。

    祝節抬頭望去,宋越仿佛是乾道長的保鏢一般。登時,他對乾道長肅然起敬,小心翼翼地問:“乾道長,你們以前就認識嗎?”

    宋越搶先回答:“我們當然認識,乾道長乃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祝節眉頭一挑,頗為好奇,追問道:”哇,真的嗎?這可真是緣分啊,宋越這么厲害,乾道長竟然還可以救他,乾道長,你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啊。“

    宋越道:“乾道長乃是世外高人,豈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想象的,你有幸與乾道長共處一室,乃是你的福氣。”

    祝節心中愈發懷疑,以前見乾道長神神道道,就像是一個老騙子,怎么最近越來越覺得深不可測呢?

    乾道長掃了祝節一眼,說:“你別瞎琢磨了,我確實是宋越的救命之人,當初偶然的機會下,我遇見了他,算出他命中有一劫,便好心提點化解了一番,他自然就死里逃生了。”

    宋越眼神微變,回憶起了當初的情景,以及后來那命中的一劫,其他親人都死了,唯有他得到乾道長的提點,僥幸逃過了一劫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痛,像是被扎了一下心臟,臉色愈發不自然。

    乾道長灼灼地盯著祝節,憤憤不平地說:“也就是你們這些沒眼力勁的人才認為我是騙子,竟然不相信我的話,尤其是余默那小子,竟還敢搶走我的錢,氣死貧道了。”

    祝節訕訕地笑道:“這肯定有誤會,乾道長你別生氣,默哥沒準另有考慮呢,乾道長你不是高人嗎?默哥沒準就是想用這種辦法將你留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么?聽起來似乎還有點道理。”乾道長捋了一下胡須,滿意地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宋越驚訝地問道:“乾道長,你說余默搶了你的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小子一直認為我是騙子,簡直胡說八道。宋越,你正好現身說法,告訴他真相。”乾道長憤慨地說。

    宋越著實難以想象余默和乾道長有什么過節,好奇地問:“你們之間究竟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乾道長也回過味來,一拍大腿,說:“對呀,我差點忘記了,你和余默怎么會認識?”

    宋越看了祝節一眼,祝節心中一凜,心領神會,道:“二位先聊,有什么需要喊我一聲就行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飛快地退走,在宋越面前實在太有壓力,而且,他必須將見到的這一幕告訴余默。

    他斷定余默也不知道這一點。

    他眼角余光掃了一眼,發現宋越和乾道長已經竊竊私語起來,似乎有什么機密的話。

    宋越正和乾道長聊狩獵聯盟之事,乾道長微微瞇起眼睛,掐著手指,神神秘秘地說:“這可真是天意啊!”

    “天意,什么天意?”宋越一頭霧水。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