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正文 第四十一章 光隕王
    兩大聯盟大戰,總會有許多絕世強者殺戮四方成就自己的赫赫威名。

    但這些殺戮,更多只是修行者一種手段。

    可光隕王完全是沉浸在殺戮中,無比瘋狂屠戮妖族聯盟強者,就如同當初白東塵肆意殺戮人族一樣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。

    令妖族聯盟許多皇境震怒,視光隕王為大患,屢次設局想要斬殺。

    但光隕王有諸多先天靈寶護身,更將玄功修煉至七轉圓滿,在皇境大能無法出手的情況下,雖歷九次界域戰爭,屢遭殺劫但一直未曾隕落。

    此次北呈界域戰爭,光隕王本不必參戰,可他自愿前來參戰,隨后便被湮陽神皇編入預備軍,嚴令不得私自出戰。

    江寒開始時不太懂光隕王,后來彼此間交談才知曉。

    光隕王,早年間并非如此,但中古末年,他的道侶以及他的三個孩子,還有他的血親氏族,盡皆死在妖帝動亂時期。

    仇恨,令光隕王無比瘋狂的提升實力,在王境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層次,只是成也仇恨敗也仇恨。

    仇恨已成為他的一道心魔,令他一直未能跨入皇境。

    這次浩劫終戰,他終于抓住了機會,對妖族進行瘋狂殺戮,九次界域戰爭,單單隕落在他手上的王境大能就有十多位。

    “天寒神主、虛衍王。”光隕王看著他們兩個,忽然笑道“我知道,你們都覺得我是瘋子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。”光隕王聲音漸漸低沉“我的道侶親人都被殺死,甚至嫡血親族都不剩一位,我的心中也只有族群這一個牽掛。”

    “對,我是為仇恨而戰,但我同樣是為族群而戰。”光隕王盯著江寒他們兩個。

    江寒聽著,心中同樣感慨。

    的確,人族能一步步從弱小走向強大,靠的便是一代代如光隕王這般的強者,為族群浴血而戰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老了。”光隕王低沉道“我的宿命注定是要死在戰場上的,但你們都很年輕,短短時間便達到我億萬年的成就,你們才是我人族的將來,我只希望,你們這一代人,能令我人族,如天帝時代一般,再度君臨這大千萬界!”

    隨即,光隕王也不再理會他們兩個,轉身朝著城池深處的殿宇而去。

    “如天帝一般嗎?”江寒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“你看。”虛衍王忽然一指。

    江寒順著望去,看到在極遠處的虛空中,人族聯盟的一座大陣正在潰散,其中大量的仙神瘋狂逃竄著,主陣的數位大能者同樣逃竄著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正在瘋狂逃竄的王境大能,江寒和虛衍王都認識,元武大世界的兩大統治者之一——武王。

    “他也來參戰了?”江寒輕聲道“沒想到,從各方調遣大軍,竟然又調到了我們元武大世界。”

    通常來說,進行過界域戰爭的疆域,不會再重復抽調大軍。

    但是,隨著一次又一次界域戰爭爆發,實在太慘烈了,以人族聯盟底蘊之深都有些承受不住,不得不開始調遣已經參戰過一次的大軍。

    武王,便是這么被抽調來的。

    “身為大能者,是沒有選擇的。”虛衍王輕聲道“這是我們的責任。”

    江寒點頭。

    這一場浩劫,普通的仙神境強者如果想逃避,躲到萬界星河一些荒僻之地,或許還有可能躲開,畢竟人族聯盟的仙神實在太多。

    但大能者是沒有選擇的。

    人族聯盟一聲令下,大能者便必須參戰,絕不可違背,即使是聯盟領袖的嫡子嫡女、親傳弟子,都必須要參戰,都不可違背。

    一旦誰違背聯盟之令不敢出戰,即使逃出聯盟,也永遠無法再回人族聯盟,即使聯盟幾位領袖都不行。

    這是人族聯盟的鐵律,是人族聯盟無數超級強者的共識,更是聯盟存在的基石。

    高位者,享受聯盟諸多資源,而當戰爭來臨時,越是高位者,便越要帶頭,倘若不如此,如何要求聯盟億萬生靈共存亡?如何能令人族聯盟成為諸天萬界第一勢力?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許多勢力族群,都是上位者壓榨底層,將底層視為奴仆、視為草芥,視為可消耗的‘物資’,這種勢力中的上位者,或許能享受一時。

    但是,時光會證明一切,這種勢力族群,最終都湮滅于歲月洪流中。

    “個人的力量,如天帝一般,或許能一人橫壓天下,但他在成長過程中,同樣依賴于族群的大量幫助,若無族群幫助,即使天帝恐怕也早早就死去了。”江寒暗道“而且,這世間又有幾個能為天帝?”

    “這等戰爭,或許單個仙神的攻擊不起眼,但萬千道攻擊匯聚,輕易也能達到皇境層次了。”

    神魔戰爭,和凡俗戰爭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各種隱藏手段,各種難以預測的寶物,令哪一方都難以全身而退,隨著時間流逝,雙方的傷亡也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“聯合進退,收兵!”火羽神皇下達了撤退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撤退!”妖族聯盟的奕神皇同樣下令。

    雙方大軍,幅散數百億里的廣闊戰場,在收到命令后都沒有過多糾纏,各自有序撤退,并未有誰追擊。

    第六次交鋒結束。

    無論是參戰的大能者,還是觀戰的大能者心中都清楚,這次界域戰爭尚未到真正大決戰時,現在的一次次交鋒都只是試探。

    到了真正瘋狂時,兩邊觀戰的大能者都會下場,一些隱藏的后手也都會動用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殿靜修。”虛衍王笑道“難道你還覺得妖族會進攻我們這火羽城?”

    江寒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火羽城,便是他們腳下這一座巍峨城池,乃是火羽神皇的成名法寶,堪稱上品先天靈寶之極致。

    且作為飛舟類法寶,火羽城論價值不亞于普通先天至寶。

    此次界域戰爭,火羽城便是人族聯盟大軍老巢,千萬仙神大軍都駐扎再火羽城中,有此城守護,除非帝境大能親自出手,否則都難直接攻進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。

    “師弟,到我這來一趟。”一道淡漠聲音在江寒耳畔響起。

    “湮陽師兄?”江寒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(https://www.tmetb.net)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