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正文 第4045章 陶來
    “澹臺景祀!”

    赤玄眉發出一聲驚呼,未得見此人面目,但是五剎魔女卻是想到了什么,回頭望了一眼只剩下一具白骨的囚神鐵,當即怨憤的嬌叱出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們這些笨蛋,讓你們來搶授天神錘你們就來搶,還真是聽話的緊啊。”

    烈焰晶光鎧下,那人回頭,露出一張干巴癟瘦、皮包骨頭的老臉,這臉上極其營養不良,瞧著連點人氣都沒有,笑的也是相當的邪惡。

    不過對于這張面孔,眾人到是并不陌生,正是先前被綁在囚神鐵上自稱澹臺景祀的老者。

    眾人先是一愣,緊接著全部懊惱了起來。

    很顯然,大家都被這老頭給騙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……老家伙……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赤玄眉當即站了出來,一激動,竟然扯下了臉上的鬼頭面具。

    不遠處諸葛逾目光一冷,并未說話,到那黑白袍的老者掃了赤玄眉一眼道:“哼,我當是誰,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赤老怪啊?”

    赤玄眉愣住,然后看了一眼手上的鬼頭面具,怨憤不已的將鬼頭面具重重的摔在地上,怒道:“是我又如何?祁連山,老夫現在不與你廢話,你靠邊站。”

    話說著,赤玄眉大步流星的走向澹臺景祀,怒道:“你不是說我們給你取來授天神錘,你就把這里的寶物拱手相讓嗎?寶物呢?”

    “寶物?自然在授天殿中,不過這個,可不是什么授天神錘。”澹臺景祀面帶微笑的回道,晃了晃手里的重錘補充說:“它只是打開授天殿的鑰匙。”

    五剎魔女抬頭往門上瞧去,果然,大門有一個形同澹臺景祀手中重錘形狀的凹槽,沉聲道:“既然是授天殿之物,你為何讓我等來取?你不會不是澹臺景祀吧?”

    “聰明!”

    身著烈焰晶光鎧的老者輕蔑的一笑后站起身來,他身上的烈焰晶光鎧看著并不合身,嘩啦啦的直響,但穿戴的到是看著并不松垮。

    老者笑了笑,環顧四周的強者,說道:“老夫陶來,不知汝等小輩,聽說過老夫的名號嗎?”

    “陶來?”眾人面面相覷,顯然都沒聽說過此人的名諱。

    老者一看眾人全部費解的樣子,笑道:“沒聽過就算了,數百萬年了,沒聽過老夫的名諱也正常,老夫被困押在此地的時候,那只小金龍還沒長大呢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金龍?什么叫小金龍?”眾人愣住了。

    老者淺笑著,片刻之后,搖頭一嘆,沖著殿后喊道:“小金龍,來了這么久了,怎得不出來見見老夫,你可還認得老夫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眾人全部呆住,顯而易見,這授天殿內,除了他們之外,還有其它人在。

    聲音傳出不久,只見授天殿后,一個擁有著金色面孔的青年站了出來,不僅如此的是,在此青年身邊,還有一個膚色極黑的瘦高青年,和一個儀表堂堂的青年。

    居然是三個人。

    三個人在此處,這么多老怪物這么久了竟然誰都沒發現。

    不過這三個人現身之后,大家的面目訝然,都流露出了狐疑之色,僅僅只有風絕羽一人,目光泛冷,臉上閃過了恐慌之意。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三個膚色、神態皆不相同的青年站出,三股沖天的妖氣彌漫而起,那膚色金黃的青年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陶來,語調生硬、咬字并不清晰道:“我認得你,當年北冥星遇劫之前,你便跟隨很多當世強者前來尋找授天殿的古跡,后來就沒怎么見著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金龍,你果然記得老夫。”老者放聲一笑,上下打量膚色金黃的青年道:“這么久了,你居然修成靈智了,嘖嘖,混沌圣獸是無法擁有靈智的,難不成,你吃了什么靈丹神藥了?”

    膚色金黃的青年站在原地一動沒動,目光卻是朝著那儀表堂堂的青年看去。

    陶來目光一定,轉而看向儀表堂堂的青年,只看了一眼,便深入進去皺起了眉頭:“不對,你這小子身上的靈藥之氣,比他身上的藥氣還重。”他指著膚色金黃的青年道:“你只吃了神藥一次,而你卻是長時間服用,嘖嘖,有趣有趣啊。”

    陶來自顧自的說著,說了半晌之后,突然扭頭看向了風絕羽道:“你身上也有神藥氣息,你們吃的神藥,都是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嘩!

    這句話,讓全場中人為之色變了起來。

    喬修和牧幽甚至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,遠離了風絕羽,目光帶著警惕直視著他。

    風絕羽目光游移不定,心臟砰砰直跳,略微產生了一種后悔的情緒,沒事跑這來干什么,竟跟他遇見了,真是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老家伙,你把話說的清楚一點。”赤玄眉一看陶來根本不搭理他,不由惱火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閉嘴,老夫有重要的事要問個清楚。”陶來瞪了一眼赤玄眉,喝道。

    但赤玄眉并不以為意,反而冷哼了一聲,朝著老者掠去,怒氣沖沖道:“老家伙,先把授天神錘交出來。”

    聲落,人至,赤玄眉掌心攢著赤玄天火,伸手就要向老者手上的授天神錘抓去,誰料想陶來嘴角一抽,忽然抽身退了一步,然后掄圓了胳膊,對著赤玄眉掄出了一錘。

    這一錘聲勢極大,幾乎眨眼間掀起一團可怕的金色風暴,迎面就轟在赤玄眉的肉掌之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聲巨響傳開,金色風暴仿佛旋風一樣朝著四周席卷而出,所有人見狀飛快朝著后方疾退,這時,一聲慘叫傳出,然后就看見陶來手握大錘、身穿烈焰晶光鎧跳至空中,對著措不及防的赤玄眉轟然落下一錘。

    這一錘,正好敲在了赤玄眉的腦袋上,力道大的無法想象。

    眾人就聽轟嚓一聲,赤玄眉的腦袋當場爆開,就連元神,也在授天神錘的積威之下,當場炸成了齏粉。

    可憐的赤玄眉,連兩招都沒挺過,就被陶來送往了西天極樂世界。

    兩錘殺了赤玄眉,眾人全部石化住了,喬修嚇的直哆嗦,站在原地嘴唇發紫道:“這老家伙,是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無上境……”牧幽臉色一樣鐵青道。

    至于風絕羽,此時多半也是震驚不已的,不過他的目光僅僅在赤玄眉身上停留一瞬,便重新回到了那儀表堂堂青年的臉上,而對方的目光也是跟他一樣在陶來身上逗留一瞬,再度望向了他,眼中透著凌厲怨恨的殺機。

    神錘遍布鮮血腦漿,陶來卻不以為意,只用手輕慢的擦拭著神錘,喃喃自語道:“說了,別打擾老夫說話,就是不聽,該死的人怎么都勸不回來啊。”

    他說著,目光重新回到了膚色金黃青年的臉上,然后又在那儀表堂堂青年的臉上彌留片刻,最后掃了一眼風絕羽道:“說吧,你們都吃了些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膚色金黃的青年張了張嘴,看向身邊的青年,那儀表堂堂的青年微微一笑,回道:“青瑤佛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這句話,讓五剎魔女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,包括那神秘女子也是難以置信的看了眾人一眼,然后把目光停在了風絕羽的身上,冷聲道:“十年前,攪的紫陽星域雞犬不寧的青瑤佛果,居然被你們三個人得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目光著重在風絕羽身上道:“小家伙,沒看出來,你運氣不錯啊?”

    風絕羽嘴唇抽動兩下沒有作聲,但心里實在懊惱至極。

    正當這時,儀表堂堂的青年颯然一笑道:“他的青瑤佛果是我給的,包括阿金的佛果也是出自我的手,呵呵,不過阿金是我的人,給他自然合理,到是這個家伙,騙了我的半枚佛果,想來這十年間,已經煉化了吧,喂,姓風的,十年的時間,三千年的壽元,效果如何啊?”

    青年此言一出,眾人再度嘩然色變。

    而此時,風絕羽臉色已經鐵青到發紫了。

    既然隱秘被揭破,他也沒有理會再瞞著了,往前站了一步道:“牛郅,沒想到咱們的緣分不淺,走到哪都能遇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混賬,老子的青瑤佛果白白的讓你騙去了,今日你必須給老子一個交待。阿金……”

    牛郅冷聲一哼,那名為阿金的青年猝然飛起,直奔風絕羽撲來。

    風絕羽嚇的心驚肉跳,不說那黑色皮膚的青年,單從牛郅出現來看,他早就認出這阿金是何許人也了,當即不敢大意,扭頭就退,退步間指訣快速劃動,啪啪啪數十道法印沿路打在腳下。

    但阿金的速度太快,身上氣勢狂漲間,一下子就跟到了風絕羽身后,一只手屈臂前探,奮力一抓,直接抓住了風絕羽的后心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股巨大的力道,旋即在風絕羽身上炸開,喬修等人眼睜睜的看著風絕羽的身體爆裂成銀色的粉末,都嚇的大氣都不敢吭一聲,但是就在阿金出手的時候,其身上居然出現了一個碩大的龍頭法相。

    頭有金角,背有血線。

    金角血線魔龍。

    這阿金正是消失已久的金角血線魔龍。

    (https://www.tmetb.net)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