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正文 第二千九百章 淪陷區
    一路上,枯骨如山,遍地尸骸,還有逃亡的平民正在被七界軍隊屠殺,慘不忍睹,唯有發出絕望的悲嚎。

    沒了千大域主力軍的阻攔,這些七界修士都自谷州戰場殺來,開始對各大星域進行大掃蕩的,而碧云星自然成為了大掃蕩的主要目標,因為碧云星中,存在驚人的仙道礦脈。

    戰爭之中,礦場資源的爭奪自然顯得尤為重要,無論是制造修士的武器法寶,還是制造大殺傷型武器都需要用到,可是當谷州戰場的修士登陸碧云星時,名震碧云星的五大礦區都已經被搬空,只有一些小礦的殘留。

    為什么說是殘留礦脈,因為幾乎都被人為摧毀,想要重新開采的難度極大。

    碧云山老仙主離開碧云星時,自然考慮到,碧云星乃兵家必爭之地,一但七界將其占有,便等于擁有了無窮無盡的兵器庫。

    因此他早離開深藍星時,已經下令毀掉所有礦脈,就算不能盡毀,也要讓七界在數百年內難以進行開采。

    這一舉措可是著實令七界傻眼了。

    當然了,如果讓七界知道,碧云星五大頂級仙礦都落到了烏恒的護心龍紋玉玉佩空間中,他們只怕會更加傻眼。

    碧云星最著名的五大仙礦,分別是深藍仙礦、紫薇仙礦、紅石仙礦、墨銅仙礦、原石仙礦。

    深藍仙礦,產特殊金屬,屬于全能型礦脈。

    紫薇仙礦多產玄鐵金屬、適用于打造大型戰爭武器和防御鎧甲。

    紅石仙礦產大量的器玉、使用打造修士趁手的法寶和防御飾品。

    墨銅仙礦則出土冷色金屬,鋒利無比,適合打造箭弩、刀劍!

    原石仙礦就更為重要了,里面有著豐富的神石儲備,是一座富得流油的仙礦,鴻宇星防線之所以能夠在孤立無援,沒有后勤保障的情況下,還能堅守血戰十四天,原石仙礦功不可沒,因為它對鴻宇星防守大軍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神石補充靈氣、仙氣。

    星空古道的戰爭,之所以被稱為是最消耗財力的戰場,是因為星空古道沒有靈氣、仙氣,對于修士來說,沒有靈氣和仙氣,就會如同凡人,難以施展攻伐術。

    因此但凡是星空古道上的戰爭,每一場戰爭所需要消耗的神石都是驚人的。

    而原石仙礦在烏恒之前在陸州星招募的十萬礦工開采之下,已經能夠產出源源不斷的神石提供補給。

    另外,有礦工也終于在烏恒的命令之下,發現了深藍仙礦中存在的特殊金屬,母綠銅,這是打造泰坦魔弓箭矢的最重要金屬之一。

    有了這母綠銅,烏恒日后若是還能找到泰坦魔人的骨頭,說不定也能自己締造出一支精靈族長弓手部隊,這可是十足的大殺器啊,必能讓天網大軍無往不利!

    不過打造魔弓箭矢的技術,并不好掌控,還需要研究一番,或者找精靈王進行技術鍛造上的交易,飯要一口一口吃,無需操之過急。

    總之,只要這五大礦脈掌握在烏恒手里面,便等于他能夠打造出一支無匹強大的軍隊。

    追光神艦穿行在淪陷區中,快若流光,盡管古道上已經出現一批批七界的軍隊,卻難以阻擋戰艦前行的步伐,一路橫沖而過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烏恒打開戰艦的舷窗,又是射出一箭,斃掉了一名小仙王的性命,從而阻止了這名七界小仙王對于逃亡平民的屠殺。

    逃亡平民,是在末世戰爭中的象征形容詞,事實上有能力逃至星空古道上的人,又怎么可能是平民,幾乎都是封神境、登仙境級別的修士。

    只不過在七界大軍面前,他們脆弱的和平民無異,毫無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古萬河斜靠在戰艦金屬墻壁上,雙手抱在胸前,對于烏恒這種行為嗤之以鼻道:“哼,與其假惺惺的做一些無用之事,還不如好好考慮下,接下來我們該如何突破谷州防線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來,就算烏恒殺死了那名小仙王,還有更多的小仙王會對平民進行屠殺,治標不治本,只是假惺惺的偽善罷了。

    畢竟追光神艦是不可能停下來的。

    他們可沒那時間去拯救路邊遭受戰火洗禮的難民,別說后面有七界追兵,拖延的時間越久,谷州戰場防線便會被加固的越強大,眾人逃出生天的可能性就越渺茫。

    “古萬河,如果你想被丟下戰艦,在淪陷區被七界修士凌遲至死,你可以盡管過過自己的嘴癮,否則就老老實實閉上你的屁股。”

    烏恒冷漠看了瞥了古萬河一眼,真惹惱了他,鱷祖的親信又如何,照殺不誤。

    古王河臉色有些難看道:“無敵滅,你別欺人太甚,我也是鴻宇星防線的將領,十萬古族戰士都埋骨星空,你有什么資格把我趕下戰艦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自然不會把你趕下戰艦,但就怕你不小心摔了出去,我相信,沒人會替你喊冤的。”烏恒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!”古萬河神情陰鷙,欲要發作,卻被夏符軍給攔了下來,給了他一個眼神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也許是忌憚烏恒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,又或者是怕影響大局,桀驁不遜的古萬河還是隱忍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正所謂,人在屋檐下,該低頭就低頭,否則照往常慣例,還真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登上追光神艦的。”烏恒也不管萬古河的臉色有多難堪,毫不留情面的數落了一通。

    他身為鴻宇星的總指揮,自然得顧全大局,不能因私人恩怨,就把古萬河和夏符軍二人趕下戰艦,那是授人以柄,到時候被十大聯盟有心人口誅筆伐了,書院院長的臉面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但是,這并不妨礙烏恒冷諷古王河幾句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笑話,你以為本將稀罕?”古王河又忍不住頂了一句,盡管他知道這是在自討苦吃,但就是看不慣烏恒那一番自以為是的姿態。

    “那你大可下去,與淪陷區的七界軍隊廝殺一番嘛,放心誰也不會攔你。”烏恒嗤之以鼻的一笑,期間他又是打開舷窗,用后羿弓射殺了幾名七界修士。

    可憐的幾名七界青年,壓根就不知道自己的敵人是誰,莫名其妙就被暗箭抹掉了性命。

    (https://www.tmetb.net)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