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正文 第2648章 給執著一個了結
    龍楚恒皺眉了下,隨即舒展開來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右邊人遲疑了下問道,“讓帶走嗎?”

    龍楚恒輕嘆一聲,“你說呢?”

    右邊人暗暗咧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掛了電話,龍楚恒眉頭緊的更加厲害,過了十數秒后才緩緩松開,看看時間。

    已經是凌晨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還是撥出了龍梟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大伯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龍梟輕咦的聲音帶著穩重傳來,沒有絲毫意外這個時間龍楚恒會打電話過來。

    龍楚恒微微沉默了下,問道:“我想知道,你為什么要帶走于諾。”

    龍梟并沒有當即回答,沉默了數秒后,緩緩回答,“我帶走她,自然有我的用意和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……”龍楚恒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“楚恒,我知道你留下于諾的目的。”龍梟打斷了龍楚恒的話,“但你的目的在我這里,達不到妥協的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。”龍楚恒疑惑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做事情踩邊了,”龍梟輕嘆一聲,“我也只能給你說這個。”

    龍楚恒沉默了下,心情突然有些復雜。

    和于諾這事兒有關的,在澳海市無非就是封景遇和石墨晨。

    可被緋夜留下,最直接關系的,也就是石墨晨。

    大伯和石墨晨認識,他是知道的……所以,這個踩邊的人,十有八九就是他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踩的什么邊?!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龍楚恒沒有繼續問,也明白,龍梟能給他多說一句,也是因為伯侄關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,晚安!”

    “晚安!”龍梟掛了電話,依舊立在窗前,一臉的沉重。

    祁烽雙臂環胸安靜的倚靠在墻上,目光落在龍梟背影上,見他掛了電話,想了想,還是說道:“晨少這次是有些走險了。”“雖然他沒有在北辰和簡沫身邊長大,可對于他們的事情,石少欽并沒有什么隱瞞,打小就清楚父母的愛情,又是在石少欽呵護下長大的,自然,對美好的愛情總是要義無

    反顧一些。”

    龍梟說著,又是一聲輕嘆。

    “何況,接了xk回去后,看到的又是小傑和一一的愛情……”龍梟有些微微頭疼。

    對于愛情這件事,龍梟覺得,他們這一圈人,不管做出什么事情,好像也都沒有什么讓人意外的。

    物以類聚人以群分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可以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人,可偏偏,一個個都躲不過愛情帶來的種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默秋:你明天親自送于諾去機場,我已經給她訂好票了!

    于默秋:你必須要看著她登機,還有飛機起飛!

    兩條信息,先后抵達。

    石墨晨看著信息,微微蹙眉了下,將手機扔到一旁,并沒有回復。

    這個時間于默秋給他信息,說明,于諾人已經不再緋夜了……

    龍楚恒噙了幫唐笙的目的,自然不可能是他放的。

    那么,在緋夜還能不動聲色帶走于諾的,也就只有梟伯伯了。

    石墨晨閉了眼睛,抬手揉了揉眉心,俊臉上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于諾被帶走,明明并不是什么大事,卻暗地里大家都涌動了情緒。

    “竟然被帶走了……”封景遇嘴角一抹嗤笑劃過,仿佛有些不可置信,“石墨晨這到底玩的什么把戲?”

    “什么把戲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封少您之前的推測,估計都不太準……”羅帆聳肩吐槽。

    封景遇沒好臉的睨了眼羅帆,顯然,也對自己之前的猜測產生了懷疑,“唉,看不透的人,又是最縹緲的愛情,好煩啊!”

    羅帆想笑,又沒敢真笑出來,只能憋著。

    封景遇緩緩靠在沙發上,腦子里,將事情又過了一遍,方才緩緩說道:“人應該不是石墨晨那邊帶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,不排除xk不動聲色的將一個人帶走。”羅帆挑眉。

    封景遇再次擰眉,沒有接話。

    人是不是石墨晨直接帶走的,可以說,對他的判斷很有影響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唐笙一大早起來明顯心情就十分的不錯,早飯都多吃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笙笙,”龍楚恒放下碗筷,聲音有幾分凝重的說道,“于諾被帶走了。”

    唐笙愣了下,隨即皺眉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大伯昨晚將人帶走了。”龍楚恒實話實說,“具體原因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唐笙微微耷拉了肩膀,剛剛還開心的心情,一下子沉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笙笙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恒,你不用抱歉。”唐笙嘴角努力的扯了扯,笑容有些干的說道,“我能理解梟爺的做法……畢竟,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立場。”

    龍楚恒看著明明失落,卻還要努力偽裝的唐笙,滿眼都是心疼。

    昨晚大伯話里的意思,應該和龍島的爭斗沒有太大的關系。

    那么,如果真的是因為石墨晨,他的踩過界是什么?

    難道,于諾去賭場,甚至和他的那場賭局……其實,都是石墨晨預料到的?

    唐笙深深吸了口氣,笑了笑,故作輕松的說道:“吃完了,你去忙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龍楚恒微微擰眉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不去賭場了,我整理下,不是過兩天要去巴西么。”

    龍楚恒暗暗嘆了聲,點點頭,起身將碗筷收拾了后,離開了。

    唐笙的笑容,就在龍楚恒離開的那一刻,漸漸從臉上消失。

    那種忽喜忽悲的情感,哪怕在她人生里有很多次,可每次,都讓她措手不及的極為難過。

    窩在陽臺搖椅上,唐笙目光沒有焦距的看著外面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陽光很好,暖暖的透過潔凈的玻璃投射在身上,暖洋洋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可是,唐笙卻一點兒也感覺不到溫度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,我真的不應該那么執著……”唐笙鼻子猛然一酸,眼眶里含了淚的急忙垂眸,哪怕明明家里就只有她一個人。

    她深呼吸的吸吸鼻子,嗤然的自嘲笑了下,抹了把滑落臉頰的淚水,又是仰頭深呼吸了下,喃道:“唐笙,這次接觸xk,如果還不成功,就放棄吧……”她抿了嘴,努力的忍著鼻酸的紅著眼睛說道:“就當,給自己的執著一個了結!”

    (https://www.tmetb.net)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