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1720章 閑置的寶地
    蔡局長一邊說著,一邊嘆氣。

    而他的話,也印證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,那個男初中生,的確家境不錯,有些背景。

    難怪之前華天雄會那樣說,并且懷疑警方和學校被人收買。

    不過,既然蔡局長敢將他和小季母親的關系,當場說出來,就證明他問心無愧。而警方和學校被收買的說法,純粹子虛烏有。

    張弘毅說道:“局長,您放心!那位小季同學,的確沒有說謊,他真是無辜的。”

    蔡局長眼前一亮:“是嗎?那這個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張弘毅說道:“據那位華箏箏同學所言,她在學校里根本沒有受到任何虐待,反而不管是老師,同學,都對她極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,她本來是準備正常去學校報道的,只是在半路上,遇到了小季同學,并且對方還對她進行了表白。只是小姑娘以好好學習為理由,拒絕了對方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小姑娘看到湖邊的景色非常優美,于是想要去湖邊拍幾張照片后,再去學校。結果在湖邊,卻遭到了一群蟲子的襲擊,而她為了逃避這些蟲子的追趕,倉皇失措間,跑到了樹林里面。而據她所說,她身上的那些淤青,應該是被那些小蟲撞成那樣的!而身上那些細小的傷口,就是被那些小蟲給叮傷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之后,她逃著逃著,突然感到眼前一黑,暈死過去,什么都不知道了,等醒來的時候,就已經在我們警局院門口。”

    “說起來,這個案子真是古怪,沒想到真正的兇手,可能只是一群怪蟲。結果卻差點害死了一條無辜的人命!甚至可能要犧牲兩條人命。”

    說到最后,張弘毅搖頭苦笑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要是剛才華天雄將小季同學當成兇手,將其殺死,那么,不但小季同學會枉死,連華天雄自己,也會受到法律的嚴懲,甚至殺人償命!

    這樣一來,他們都會死的非常冤枉!

    還好這樣的悲劇沒能發生,就被蕭逸飛給阻止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張弘毅內心對蕭逸飛自然更加的感激!

    蔡局長此時得知案情真相后,也是深感無語。

    沒想到一群小蟲子,卻釀成了如此大禍。

    說道:“小張,那你一會親自帶隊,去現場看看,查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就算兇手真是那些蟲子,也要查清楚這些蟲子的底細。免得其他人也受到攻擊,發生不幸。”

    “是!局長,我這就去現場進行調查!”張弘毅說完就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張警官,能不能讓我也跟你們一起去現場看看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這時,蔡局長和張弘毅才意識到,原來蕭逸飛還呆在辦公室里面呢。

    而他們剛才居然當著蕭逸飛這個外人的面,談論案情,這實在是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不過這也說明,他們心理上,其實已經將蕭逸飛當成了自己人一樣信任。

    就算現在,面對蕭逸飛的請求,張弘毅首先想到的不是拒絕,反而非常高興的說道:“易神醫,你要是能夠跟我們一起去現場,我們當然歡迎,可是,就怕耽誤了您的寶貴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反正我對這些小蟲,挺感興趣的,也許從它們身上,會發現一些驚喜。”

    “好,局長,那我們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嗯,小張,你要記住,到時候不管遇到什么危險,一定要保護好易神醫,絕不能讓易神醫受到任何傷害!”

    “是!局長,我一定保護好易神醫!”

    張弘毅走出局長辦公室后,叫上幾個手下,和蕭逸飛一起,準備趕赴現場。

    在坐上警車之前,蕭逸飛悄悄將小冰放了出來,讓它留在這里,保護楊父。

    此時的楊父,還在和學校的領導一起,協助警方,處理兩名學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了小冰的保護,就算蕭逸飛不在他身邊,也不用擔心他會發生危險。

    警車一路鳴笛,以最快的速度,趕到了事發地所在的湖邊。

    這座位于川都市城北,名為北湖的小湖,面積不算太大,與江城的御湖完全無法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可能只有后者的四分之一大小。

    但是,在川都市市區,這已經算是最大的城中湖了。

    和御湖一樣,在北湖的湖中心,有一座小島。

    這座湖心島的面積,倒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比御湖湖心島還大,幾乎占了北湖總面積的五分之一。

    但是,這里看起來比御湖的湖心島,要荒僻多了。

    在湖心島與湖岸之間,沒有修建任何橋梁。

    使得這座湖心島,形成了一個完全獨立的世界。

    上面還密密麻麻地生長著茂密的樹木,看不到房屋,以及有人生活的跡象。

    自然也沒有進行任何房地產開發。

    說來奇怪,這樣一處環境優美,景色迷人,有水有島,而且位于市區的小湖,不管是開發出旅游景點,還是建成公園,又或者進行房地產開發,都極為合適。

    能夠最大程度的帶動周圍的人氣和經濟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無數開發商,好像都瞎了眼一樣,忽視了這片區域,沒有任何人打這片湖的主意。

    對于張弘毅這些本地人來說,可能時間久了,已經習以為然,并不覺得這里被閑置著,有什么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對蕭逸飛這個外地人來說,特別是親身經歷了御湖開發的江城人來說,一眼看到這邊的環境,就覺得背后必有蹊蹺。

    將車停在路邊,一群人步行走到了湖邊,那邊案發地所在的樹林。

    張弘毅帶著手下,小心翼翼,仔仔細細的四處搜尋,甚至將當初發現華箏箏“尸體”的那個地方,里里外外,搜尋了好幾遍。

    結果,一無所獲!

    “奇怪了!怎么沒有看到華箏箏同學說的那些小蟲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們來了這么久,也沒有遭到任何攻擊啊!而且為了查案,這里我們已經來過幾次了,也一直沒發現有什么叮人的小蟲啊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那些蟲子已經飛走了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總不能滿城尋找它們的蹤影吧?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找個人問問看?也許經常在這里活動的人,會見過那種怪蟲呢。”

    “唉,快看,前面有位老鄉,走,上去問問他!”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