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1144章 筑基四層
    蕭逸飛從天而降,飛到了杜遠征的面前,神色淡然地望著他。

    杜遠征神色頹然道:“你殺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杜首領,這話說的太嚴重了,只要你們中海基地愿意歸順于我,我向你保證,包括你在內,一個人都不會死!”

    杜遠征嘆了口氣,無奈的接受了現實。

    “好,愿賭服輸!我愿降!”

    隆隆隆隆!

    在中海基地一百多萬軍民們復雜的注視下,多達兩百萬的落日軍,穿過城門,進入了中海基地。

    而隨著蕭逸飛入住統領府,也宣告了他對中海基地的統治權。

    統領府。

    議事大廳內。

    杜遠征等中海基地高層,紛紛向蕭逸飛跪拜效忠,之后,便紛紛離去。

    整個大廳內,很快變得空曠無人。

    蕭逸飛坐在寶座上,手里拿著一塊黑色的玉佩,細細端詳。

    臉上浮現起一絲感傷之色。

    自從被這塊黑玉帶到這個世界,不知不覺,已經過去一年零一個月又十五天了。

    在此期間,他不知道多少次凝視黑玉,試圖利用它的穿梭能力,回到原來的地球。

    可是始終沒有得逞。

    這塊黑玉,不知道是因為能量還沒有恢復,還是根本就已經失去了穿梭時空的能力,一直都沒有任何動靜。

    讓他一次次的感到失望。

    盡管經歷了太多失望。

    但是,蕭逸飛從來沒有放棄過。

    因為他始終放不下夢露,云煙,還有遠在地球的每一個人。

    為此,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,蕭逸飛抓住一切機會,來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    而這個世界,也擁有著讓他能夠快速提升實力的毒源,外加上那些劇毒隕石碎片,讓蕭逸飛得以成功的,在一年多的時間里,將修為晉升到了筑基四層!

    筑基四層!

    這可是筑基四層!

    想當初,面對筑基二層的誅天陣,蕭逸飛差點小命不保,最后還是被黑玉帶到了這里,才僥幸地幸免于難。

    而現在,就算再遇到誅天陣,蕭逸飛也再無畏懼,輕輕松松就能破陣。

    而修為晉升到筑基四層,意味著毒皇母樹,也已經晉升到了地階四級!

    地階四級的毒皇母樹,與以前相比,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。

    如今的毒皇母樹,已經有四十米高,樹干直徑,達到了一米以上,并且枝繁葉茂,真正的變成了一棵參天大樹。

    之所以毒皇母樹變得如此高大,除了因為等級提升了之外,還因為受到了隕石碎片中巨人毒的影響。

    否則,正常情況,就算晉升到地階四級,它的高度,也應該只有二三十米的樣子。

    而這種巨人毒,不僅僅只是讓毒皇母樹變得比正常情況下更加高大,而且讓它的實力,變得更加的強大。

    同樣是筑基四層,但是,蕭逸飛自信,他現在的實力,要比記憶中的毒修,強大將近一倍!

    這都是那種神秘的巨人毒所帶來的影響。

    如今在毒皇母樹茂密的綠葉之間,還長滿無數拳頭大小的花骨朵。

    隨便一數,都有三百之多。

    這些花骨朵,如血如火,鮮紅欲滴,并且晶瑩剔透,宛如精美的玉雕。

    雖然還未盛開,但是已經格外美麗。

    看到它們現在的樣子,真的讓人忍不住想要知道,當它們真正盛開之時,會是怎樣的迷人景象。

    而從毒皇母樹上延伸出來的靈脈,如今簡直已經粗壯似小河。

    里面飛速流動的毒皇真氣,已經完全液化。

    就像是靈脈之河內流淌的河水。

    還有靈絲的數量,也成倍的增加。

    從煉氣九層時的一百五十條,增加到了現在的四百條!

    長度更是達到了五百米以上!

    每一條,都擁有著筑基四層的威力!

    想想都覺得恐怖!

    僅憑這四百條靈絲,就相當于蕭逸飛擁有著多達四百個筑基四層的幫手。

    或者同等級的毒器。

    想想更是恐怖!

    而且毒皇母樹的感毒能力,也有了巨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感應范圍,已經從一千米,增加到了四千米之遙。

    可以說,蕭逸飛現在的實力,與剛到這個世界相比,已經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已經變得如此強大,如果還是一直無法回到原來的世界,如果無法保護夢露和師姐她們,那么,一切也都毫無意義。

    “都過去一年了,也不知道,她們現在都過得怎樣?”

    想到這里,蕭逸飛臉上的感傷之色,變得更濃了。

    很快又收起雜念,開始聚精會神,凝視著手中的黑玉。

    這時,一陣芳香隨風襲來,空曠的議會大廳內,赫然出現了一道雪白的身影。

    正是白師師。

    而她的出現,也打斷了蕭逸飛的試驗。

    蕭逸飛收起黑玉,隨口道:“怎么又不敲門?”

    白師師嫣然一笑,道:“反正我不管去哪,主人您不是都了如指掌嗎?敲不敲門又有什么關系呢。我可不像關彤彤那樣迂腐。”

    又來了……

    這一大一小兩個女孩,簡直就像小孩子一樣,不管是不是在一起,總是互相說對方的不是。

    對此,蕭逸飛已經習慣了。

    問道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難道沒事就不能找主人嗎?主人,難得那個討厭鬼不在,要不,我陪您開心一下吧?”說著,一雙大大的美目,朝著蕭逸飛眨呀眨的,里面綻放著無比魅惑的光芒。

    蕭逸飛頓時感到心里一蕩,旋即又氣又怒,這丫頭,又在對自己釋放精神力。

    心神一凜,靈絲為盾,將外界一切精神力,都阻擋在外。

    眉毛一挑:“說人話!”

    白師師只能收起精神力,目光幽怨地看向蕭逸飛,道:“主人,人家只是想知道,您到底有什么心思?為什么總是心事重重的呢?您要是有什么不開心的,可以和師師說啊,我可不像關彤彤那個小丫頭,只知道給您惹麻煩,連照顧人都不會。只要能讓主人您開心,師師什么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一雙美目又開始眨呀眨的,流露出無比魅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過蕭逸飛已經有了免疫力,嘆了口氣,道:“以后有機會,我會對你說的。說吧,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白師師這才說道:“主人,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“我們又找到了一棵天級毒靈樹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蕭逸飛雙目一亮,長身而起,喜道:“太好了!”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