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722章 油盡燈枯
    正因為眼前這個年輕人如此神奇,正因為他的丹藥如此神奇,正因為他可能是唯一能夠救治掌門傷勢的人,這些長老們在得知,施公望將整個長生門一不小心輸給蕭逸飛之后,意外的沒有生氣,反而還在今天,擺出如此隆重的架勢,歡迎蕭逸飛的到來。

    倒是那些目前還被蒙在鼓里的普通弟子們,看到讓他們大張旗鼓,傾派而出,隆重迎接的對象,居然是這樣一個年輕人時,差點驚掉了大牙,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這位年輕人是誰啊?”

    “我們今天要迎接的人,不會是就他吧?”

    “沒看到連施師叔也跟在他的身后嗎?而且,看施師叔的樣子,好像對他很尊敬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此人不會是哪個大門派的弟子吧?”

    眾目睽睽之下,蕭逸飛面帶微笑,神色淡然的走到了幾位長老面前。

    施公望連忙上前進行介紹。

    長生門的五位長老,分別是大長老烏丹生,二長老仁成禮,三長老向紅云,這三位都是天級前期修為。

    還有四長老李牧,五長老趙康永,都是地級后期修為。

    蕭逸飛與這五人見過面之后,沒有過多廢話,說道:“帶我們去見常掌門吧。”

    “誒……是,大師請!”

    在五位長老的帶領下,蕭逸飛在長生殿后院,見到了常成言。

    此時的常成言,樣子看起來頗為不佳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昏迷不醒的他,發根豎起,面部扭曲,神情猙獰,但是偏偏又是面色煞白,氣若游絲,似乎已經油盡燈枯。

    看起來,好像是在極度的瘋狂之后,耗盡了渾身元氣,結果脫力所致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雙手,雙腿,以及身體,都被不知名材料制成的繩索,緊緊捆綁在床上,限制著他的行動。

    盡管如此,在旁邊的地上,還扔著幾根斷裂的繩索。

    這些繩索好像是被生生扯斷的。

    大長老烏丹生解釋道:“那天掌門在服下大師煉制的丹藥之后,就忽然實力暴增,然后打死了龍家的白袍供奉,還嚇跑了龍家的那位黑袍供奉,而且掌門還一路追趕那位黑袍供奉,一直追出了長生谷,只把那黑袍供奉嚇得扔下了白袍供奉的尸體,只帶著龍云,然后逃進了大山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這樣,掌門還是一路窮追不舍。最后差點不知所蹤。我們也是一路追趕,好不容易才追到了掌門,結果發現掌門倒在山林里,昏厥了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趕緊準備給掌門喂食小還丹,給他療傷,掌門卻忽然醒了。醒來之后,掌門形似瘋癲,六親不認,出手攻擊每一個靠近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幾位長老臉上都露出尷尬之色。

    當時常成言展現出來的實力,簡直是超乎想象,所以,面對常成言的攻擊,他們幾位長老,就跟那個逃走的黑袍供奉一樣,根本不敢上前與之交手,而是被常成言追得漫山遍野到處逃匿,非常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還好常成言雖然實力強悍,但是因為似癲似狂,神志不清,所以他們才沒有被追上,不然的話,估計他們就要被常成言給誤傷。甚至還會像白袍供奉一樣,慘死在常成言的手中。

    這么尷尬和丟臉的事情,烏丹生卻還是親口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之后又說:“掌門好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樣,神志不清,狂躁瘋狂,在追趕我們的時候,還在瘋狂攻擊周圍的樹木,于是,在僵持了將近一個時辰之后,掌門因為內力耗盡,這才又一次昏厥了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把掌門帶回來之后,擔心掌門醒來后會再次走火入魔,不得已,只好用特制的繩索,將他像這樣綁在了床上。可是,就算是這樣,掌門中間醒來之后,還是生生將繩索給扯斷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后來,掌門一直時醒時睡。每次醒來之后,都是非常的瘋狂,每次瘋狂之后,都會耗盡大量的精元。到現在,掌門已經油盡燈枯,情況非常危險……其中,我們也給掌門服食了一些丹藥,但是,這些丹藥不但沒能治好掌門,反而讓掌門的情況變得更嚴重。所以,我們已經感到束手無策!”

    “大師,現在恐怕只有您才能救我們掌門,還請您出手相救,救救我們掌門?”

    烏丹生說完之后,誠懇的請求道。

    其他長老也是紛紛開口請蕭逸飛出手救治常成言。

    蕭逸飛看著常成言此時的樣子,心里暗暗說道:“果然不出我所料啊。”

    其實,之前在萬豐的電話里,蕭逸飛對常成言的情況,就已經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也已經知道常成言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樣。

    現在親眼看到常成言的現況,再聽到烏丹生的詳細描述之后,更是確定了這一點。

    面對長生門眾長老懇求的眼神,蕭逸飛說道:“你們常掌門之所以變成這樣,其實原因很簡單。我給小施的那四枚丹藥,叫做毒靈丹。這種丹藥,服下之后,不但能夠增強內力,而且還能增強靈魂之力。但是,因為其藥效超強,所以,不是常人能夠服用的。像你們這樣修為一般的武修者,最多只能服下一枚毒靈丹的四分之三。而只有先天高手,才能服下一枚完整的毒靈丹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幾位長老臉色極為怪異。

    他們幾人怎么說也都是地級后期以上的高手啊,可是在蕭逸飛的口中,他們卻只是修為一般的武修者。

    要是別人這樣說,他們或許還會覺得自己被羞辱了。

    可是這種話從蕭逸飛嘴里說出來,卻讓他們只是感到羞愧,并沒有因此而生氣。

    因為,他們都被蕭逸飛最后面那句話給震住了。

    這樣的丹藥,居然只有先天高手,才能服用完整的丹藥。

    這豈不是說,這種毒靈丹,竟然是先天丹藥?

    而能夠煉制先天丹藥的人,那又會擁有怎樣的修為呢?

    莫非,眼前的年輕人,竟然已經是一位先天高手?

    如果蕭逸飛真是先天高手,那他還真有資格評論他們幾個修為一般。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