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4325章 回家
    本來在美榮公司的倉庫里面,還儲存著大量的美榮公司生產的護膚產品。

    這些產品的價值,高達三千萬。

    不過蕭逸飛直接讓人將這些產品全部都銷毀了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,蕭逸飛在網上購買的原材料,開始源源不斷地被運送了過來。

    很快就將空出來的倉庫全部堆滿。

    只等生產線改造好,就可以立刻開始生產。

    另外蕭逸飛還將秋韻從山水集團挖來的人派了出去。

    有的人負責招聘工作,以最快的速度招兵買馬。

    有的人負責調查和收購合適的公司與工廠,擴充生產線。

    有的人負責建立完整的原材料采購渠道。

    有的負責銷售網絡的建立。

    還有的負責聯系廣告公司,制造宣傳廣告。

    等等等等……

    所有這些具體的工作,蕭逸飛現在都交給了秋韻和她挖來的人來處理。

    他現在主要負責的事情,還是對配方進行改良。

    之前為了向秋韻和陶澤證明這種護膚品的祛疤效果,他將這種護膚品的藥效提升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所以才能在極短時間內就祛除了陶澤臉上的痘疤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將這樣的護膚品直接拿到市場上進行銷售的話,固然能夠瞬間震撼住所有人,引起巨大的轟動,但是卻不能實現利潤的最大化。

    一是成本太高。

    生產一盒這樣的護膚品,需要大量的原材料,成本就在一百元左右。

    最后的終端售價肯定不菲。

    普通人可能使用不起。

    他們就會退而求其次,選擇更加價廉的護膚品。

    比如天姿公司的天香1號。

    這就與蕭逸飛進軍化妝品行業的初衷不符。

    如果蕭逸飛將這種化妝品低價銷售的話,賺取到的利潤就太少了。

    不說沒法向陶澤和秋韻這兩個合伙人交代。

    就說蕭逸飛自己,也無法做到視金錢如糞土。

    別忘了,他還需要大量的資金來購買毒物進行修煉呢。

    二是效果太強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如果大家都只用一點點這樣的護膚品,就將皮膚問題完美解決了,那么,他們手上剩下的護膚品豈不是就要浪費了嗎。而且他們以后還會繼續購買和使用這種護膚品嗎?一旦大家都不再繼續購買這種護膚品的話,到了后面,這種護膚品豈不是還要面臨賣不出去的悲催局面?

    而且藥效太強,像陶澤這樣瞬間就治好了痘疤,到時候肯定就會引起巨大的爭議。

    同時還會招來無數人的窺覷。

    蕭逸飛雖然不怕這些,但是也不想麻煩纏身。

    綜合這些因素,蕭逸飛只需要將藥效削弱一些,就能完美解決這些問題。

    既壓低了成本,降低了售價,讓所有人都能用得起,又提升了這種產品的生存周期,還減少了很多麻煩,能賺更多的錢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能夠讓天香1號變得毫無一絲生存空間。

    逼得莊曉曼不得不徹底放棄生產天香1號的計劃。

    對蕭逸飛來說,改良配方這種事情,乃是輕而易舉的小事。

    很快就將改好的配方交給了秋韻,讓她負責后面的生產。

    到了這個時候,蕭逸飛終于又閑了下來。

    在回紫闕臺的途中,陶澤猶豫一陣后,朝著蕭逸飛說道:“表哥,你將配方就這樣給了秋姐,這樣真的好嗎?如果她拿了配方,自己生產這種化妝品,那該怎么辦?我覺得配方這種東西,還是應該保存在自己手上,最好不要給別人,以免泄露出去!當然了,我覺得秋姐應該不是這種人,可是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啊!”

    蕭逸飛聽到陶澤的話,笑道:“你的擔心不無道理,不過大可不必擔心這種事情。你表哥我又不傻,當然會有所準備。其實,之前我沒告訴你們,這種化妝品的名字,叫做蛇毒精華液。想要生產出這種化妝品,最重要的材料,就是那蛇毒液了!”

    “這里的蛇毒液,并非普通的蛇毒液,而是經過特殊處理后的蛇毒精華液。這種蛇毒精華液,除了我之外,沒有一個人能夠提煉出來。所以這種原材料,日后只能由我來提供。在這種情況之下,就算配方外泄,也是無關緊要,別人根本就不可能生產出來。甚至在沒有蛇毒精華液的情況下,照著配方冒然生產出來的產品,還會存在極大的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日后真的有人想要盜用我們的配方,那就有好戲可看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陶澤這才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心里對蕭逸飛這個表哥是越來越敬佩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正聊著天,一個電話突然就打了進來。

    是沈慧心。

    蕭逸飛接通電話。

    “媽,您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飛啊,你都幾天沒回家了,今天晚上回家吃飯,媽親自下廚,做好吃的給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現在就回家!對了,還有小澤,他現在跟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你們路上注意安全,媽做好飯菜等你們。”

    掛了電話,蕭逸飛就開著車朝著自家的方向駛去。

    很快車就停在了蕭家的別墅外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這棟比紫闕臺并沒有遜色多少的別墅,蕭逸飛內心充滿了復雜的感慨。

    他在這里出生,在這里長大,度過了二十多年的時光。

    直到和莊曉曼定親之后,才搬到了外面的別墅去住。

    所以,這里才是他真正意義上的家。

    而今天是他重生后第一次回到這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距離上次回家,已經過去十萬年之久。

    哪怕在記憶中已經度過漫長的十萬年,可是家里的一草一木,依然記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這里帶給他的感覺,依然親切如故。

    稍稍感慨了片刻后,便帶著陶澤進了家門。

    迎面就遇到了一道俏麗的身影。

    精致的瓜子臉,大大的眼睛,長長的睫毛,小且挺翹的瓊鼻,櫻紅鮮嫩的小嘴,再配上嬌巧玲瓏的身軀,猶如精靈般的美人兒。

    她不但身材嬌巧玲瓏,連名字也叫做巧玲瓏。

    是沈慧心身邊的貼身侍女。

    見到蕭逸飛,巧玲瓏連忙恭敬行禮,嘴里脆聲叫道:“少爺。”

    (https://www.tmetb.net)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