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4242章 未能通過
    “這……”李經理神情有些怪異。

    準確的說,是臉上略帶畏懼之色。

    張了張嘴,似乎想要說出答案,可是卻又不敢說出口的樣子。

    看到此景,蕭逸飛心里就已經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笑著說道:“李經理,結果到底是怎樣,你直說好了。

    我又不會吃人,你不用擔心什么。”

    話雖如此,李經理卻是壓根不信。

    蕭逸飛這位蕭家爛少,的確不會吃人,但是他報復人的手段,比吃人都還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若是得罪了這位蕭家爛少,后果比被他吃掉都還要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可是,李經理心里也清楚,這審核的結果,遲早都得告訴蕭逸飛。

    因此強忍著畏懼之心,咬了咬牙,開口說道:“蕭少,審核結果已經出來了。

    很遺憾的是,您未能通過我們的審核。”

    話說出來,李經理就已經知道蕭逸飛聽到答案之后,肯定會立刻暴怒。

    心里做好了面對暴風驟雨的準備。

    然而出乎意料的是,對面的蕭逸飛,此時不但沒有半點生氣的樣子,反而還非常平靜的笑著問道:“李經理,為什么我沒有通過審核?

    是哪方面有問題?”

    雖然蕭逸飛的反應有些出乎意料,可是李經理此時內心沒有一絲的放松,反而懷疑這只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。

    蕭逸飛的笑臉,隨時都有可能轉變成猙獰怒容。

    他強忍著內心緊張與恐懼,解釋說道:“問題主要是出在您的資產方面。

    通過我們的了解,您在銀行的賬戶,已經全部被凍結了。”

    這只是原因之一!其實蕭逸飛除了家世背景達標之外,其他方面基本上全部都不符合標準。

    評分最低的一項,就是品性。

    因為誰都知道這位蕭大少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,所以,他的品性極其不堪,這樣一位大少要是住進了藍山錦園,只會令藍山錦園的其他業主感到不安和不滿,甚至還會嚇跑其他想要來這里買房的客戶,影響到別墅的后期銷售。

    只是這樣的真相,就算給李經理一百個膽子,都不敢當著蕭逸飛的面說出來。

    于是他只好挑了一個相對比較讓人容易接受的方面,也就是資金問題,對蕭逸飛進行解釋。

    蕭逸飛也深知李經理的解釋,肯定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他甚至猜到了真相。

    不過他沒有繼續追問下去。

    笑著說道:“既然只是資金方面的問題,那就簡單了,我先打個電話,這個問題就能解決了。”

    一邊說著,一邊當著李經理的面,拿出手機往外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電話接通之后,那邊傳來一道熟悉而又困惑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蕭逸飛?

    你怎么會給我打電話?

    有事嗎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大事,就是我想在你們藍山錦園買套別墅,可是你也知道,我現在囊中羞澀,手上就只有你借我的幾百萬,所以想從你這里走下后門,讓我賒賬買房。

    不知道可不可以?

    當然,你放心,不出三天,我就能將這筆房款全部交清。

    我的信譽,你應該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那邊傳來極為驚愕的聲音:“你要在藍山錦園買房?

    你現在在哪?”

    蕭逸飛答道:“我就在藍山錦園的售樓中心。”

    那邊稍稍沉默片刻之后,說道:“你等等,我先打個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蕭逸飛掛了電話,笑望著對面的李經理。

    李經理內心滿是迷惑。

    不知道蕭逸飛到底是給誰打電話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他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拿出來一看,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一邊驚愕地抬頭望向蕭逸飛,一邊連忙接通電話。

    “秋總,我是李濤……是……好的……我知道了……”等到掛了電話,李經理面對蕭逸飛的態度,明顯更加熱情。

    笑著說道:“蕭少,您已經通過了我們的審核,這是購房合同,您先過目,隨時都可以簽約。

    而且您可以暫時不用支付房款,只需要在三天之內將房款交清就行。”

    蕭逸飛笑道:“好,我先看看合同。”

    蕭逸飛開始專心的看合同。

    而對面的李經理,表面帶著微笑,內心則翻滾著驚濤駭浪。

    沒想到!真是萬萬沒想到!蕭逸飛剛才那通電話,竟然直接打給了他們山水集團的老總秋總。

    蕭逸飛給秋總打電話,這并不算稀奇。

    可問題在于,秋總在接到他的電話之后,竟然又馬上給他打電話,讓他直接通過蕭逸飛的審核,而且還允許蕭逸飛暫時不用支付房款,而是給了他三天的期限。

    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!要知道,秋總和蕭逸飛之間可是眾所周知的仇敵關系。

    二人的關系,可以說是勢如水火。

    李經理剛才沒有通過蕭逸飛的審核,一方面固然是因為蕭逸飛的確沒有達標,另一方面,其實也是出于想要替自家老總出頭。

    結果現在,秋總竟然會愿意為蕭逸飛特意開后門,這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不只是李經理一個人心里翻滾著驚濤駭浪,而是現場所有的售樓小姐們,包括方茹在內,心里也都驚愕不已。

    她們也都感到了和李經理完全一樣的困惑。

    很快,蕭逸飛就已看完了合同。

    然后朝著李經理說道:“我對合同沒有什么意見,不過,我想問問,我買下別墅的這筆業務,應該是算在方小姐頭上吧?

    她是不是能夠拿到應得的提成?”

    李經理沒想到蕭逸飛此時竟會問出這樣的問題,連忙說道:“蕭少,這要看您的意見。

    您說是,那就是。

    您如果有其他意見,我們也都會尊重您的意見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李經理心里突然替方茹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按照他對蕭逸飛這位蕭家爛少的了解,此時他開始懷疑,蕭逸飛故意提出這個問題,不會是想要在業績和提成方面,故意拿捏方茹,甚至逼迫方茹對他做出某些妥協。

    不只是李經理心里是這樣想的,此時方茹,以及其他售樓小姐們,心里也都產生了同樣的懷疑。

    方茹的面色,開始微微有些發白。

    (https://www.tmetb.net)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